鱼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鱼饵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北京六里桥近百民工砸场敲诈工地敛财国内国际国内新闻资讯生活dd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11:19:00 阅读: 来源:鱼饵厂家

北京六里桥近百“民工”砸场敲诈工地敛财 国内国际 - 国内新闻 - 资讯生活

9月1日,307医院工地,一名“民工”拎着酒瓶讨要“误工费”。

数十名“民工”扰闹307医院工地生活区。

307医院工地,“民工”强迫工地赔偿。

9月1日,万事达中心后门,聚集着数十名六里桥黑劳务市场的“民工”。他们的任务是替人堵门讨债,每人可得百余元的报酬。

??? 六里桥“民工”组团敲诈工地

记者卧底黑劳务市场曝光敛财手段:故意生事敲诈工地、收钱替人讨债

六里桥非法劳务市场,多年来以治安乱“闻名”京城。

2006年5月,本报曾以大篇幅报道《北京六里桥非法劳务市场强收好处费调查》。随后,公安等多个相关部门介入调查,该市场被清理取缔。

今年5月,北京警方公布治安问题问卷调查结果。312万人次参与投票选出的治安环境最令公众担忧10个地区中,六里桥再次名列其中。

本报记者卧底六里桥非法劳务市场半个月,暗访调查发现,这个“黑市场”已从之前向招工者、民工强收好处费,发展到涉嫌有组织的以敲诈工地、攒人头替人讨账等形式敛财牟利。

“六里桥黑市场比以前更黑了。”多名被“敲诈”过的工地负责人说。

六里桥,距离北京西站,不足3公里。

8月22日早晨6时许,六里桥西北角环岛,车流已开始密集。近百民工打扮的男子或坐或站,紧靠环岛绿化园水泥台,眼睛直盯路面。

不远处竖着几块显眼的公告牌,“关于清理六里桥自发劳务市场的通告”称,近年来大量求职人员长时间在此盲目滞留,自发形成了劳务市场,存在非法用工、逃避监督的弊端,广大求职者的合法权益不能得到有效保障。

通告落款是丰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、丰台公安分局、丰台交通支队、丰台区城市管理监察大队。

穿锃亮皮鞋抽“玉溪”的泥瓦工

这些“民工”有些特别,多数人并无干活工具。一名男子的衣服上别了“泥瓦工”的纸牌,脚上穿着的皮鞋锃亮,手里捏着的是一盒“玉溪”牌香烟。

早晨6点10分,一辆白色轿车停到环岛边,“呼啦”一下子,环岛边二三十名“民工”一拥而上,轿车前后窗挤满脑袋,“要不要人”。

轿车里下来一个40来岁的男子,自称在良乡大学城承包工程,需招六七名粉刷工。

“你是不是老板?”一名挤在最前面、头戴棒球帽的“民工”问,得到确切答案后,“棒球帽”往环岛一招手,一名身穿黑白条纹t恤衫的男子走到车前,围着的数十名“民工”自动闪开一条路。

“条纹男”上下打量几眼招工者,称这里的“民工”都是他们的人,“粉刷工一天180块,一天一结算。”

这名招工者嫌价高,拉开车门上车准备离开。“条纹男”猛地拿手掰住轿车倒车镜,狠狠地说:“你耍我们呢?今天你就得从我这招人。”“条纹男”一使眼色,原本闪开的“民工”瞬间将轿车围上。

“棒球帽”蹿到车前,发动的轿车刚往前一耸,“棒球帽”立刻大叫“压着脚了”,围着的“民工”跟着起哄,有人拉开车门欲拽招工者下车。

招工者一脸恐慌,赶紧从车窗里扔出几盒烟和一把零钱,趁“民工”捡拾的空当,发动车冲出人群。

记者以想到工地找活干为名,多日在六里桥西北角环岛观察,每次招工者出现,围上去的“民工”总是先确认招工者是不是“负责给工人发钱的人”,随后负责谈价钱的人才出现。

包括“条纹男”在内,每次出来的“谈价人”总是那十几个熟脸的人。只要这些人出现,其他“民工”不敢多说话。

记者几次想凑上去跟招工者说话,“谈价人”一看记者是生脸,示意旁边“民工”迅速将记者挤出圈外。

生人受排挤“干活”就是“砸工地”

这个非法劳务市场的“民工”很紧俏。

8月28日从早上6点到中午,环岛旁共来五六拨招工者,“谈价人”跟招工者谈妥后,总是带着熟悉的人跟着招工者离开环岛。

虽然招工者承诺长期干,记者发现这些上午被招走的“民工”,当日下午或次日就再次出现在环岛等活。

记者跟一些“民工”搭讪打听原因,“民工”们都是缄口不言。记者问怎么找活干,“没活干。”大部分“民工”都这么说。

“你不熟悉这儿情况别在这儿混,老大要找你麻烦。”多次搭讪后,“民工”李平(化名)向记者透露。经常在这个劳务市场的“民工”大都不是正经干活的,“我们都是跟老大一块下去干活。”

“干活”的意思就是去砸工地,“就是敲诈工地。”李平说。

“现在风声紧,带生人下去有风险。”李平说,想跟“老大”下去干活,得熟到一定程度。

随后,记者请李平吃饭喝酒,李平答应“有活我跟老大说叫你一起去”。

装老实的“民工”进工地就变脸

9月1日早上6时,等活的“民工”谈论,一名刘姓“老大”揽到活,需要10多名民工。

1个小时后,一名李姓“老大”出现在六里桥黑劳务市场,招呼近10名熟悉的“民工”赶往工地,记者也混入其中。

乘坐公交车到达丰台区北大地公交站后,李姓“老大”围拢“民工”开了个会,告知要去干活的工地位于307医院,“这趟生意是揽活的刘老大转给咱们的,刘老大收了信息费,一会儿给工地打电话,有人来接。看看情况,再说啥时候砸工地。”

李姓“老大”吩咐,等工地的人来后,让看上去忠厚老实的“民工”老王去接头,其他人不准说话,“都装得老实点。”

8点30分许,307医院工地一名周姓负责人来接工人。

到达工地旁的工程部后,这名周姓负责人说一会儿等老板来后就发安全帽,带这些工人下工地熟悉情况,正式分工干活。

半小时后,看工地老板还未到,李“老大”开始给民工使眼色,并叫嚷“赶紧安排干活”,其他“民工”随即骂骂咧咧起哄。

周姓负责人立即给老板打电话,神情很紧张,同时不住打量招来的这些“民工”。

记者注意到,周姓负责人用方言,对着电话称“这些民工穿得都挺体面,不像干活的”。

9点30分许,李“老大”暗示“民工”,周姓负责人做不了主,一会儿准备闹事,闹到老板来了为止。与此同时,李“老大”打电话给六里桥黑市场民工,表示“需要增援”。

“老大”带头工地内殴打包工头

截至10点30分,两拨增援的“民工”陆续赶到工地,共有30余人。

“咱们说好的,一天工钱280块,还有我们的车费和饭钱,你都得出。”李“老大”和几个挑头的“民工”上前拽住周姓负责人衣服。

“一天280,比我的工资都高。”周姓负责人说,他找的是姓刘的带人来干活,“工钱说好的也只150元一天。”

李“老大”一口咬定,周姓负责人就是直接跟自己联系的。

随后,数十名“民工”押着周姓负责人,从工地项目部到生活区找“能给赔偿”的负责人。

到生活区后,李“老大”和多名“民工”开始动手殴打周姓负责人。打人者很有经验,只捶打胸部和后脑。

11时许,工地一名潘姓经理出现,问明情况后,称工地并未招人。

“这都是他(周姓负责人)自做主张,我们没让他招人,你要损失只能找他个人,公司不赔钱。”

看到潘姓经理推脱,李“老大”又带领“民工”,押着周姓负责人强行进入工地,在工地内继续殴打。工地方随即报警。

此时,李“老大”警告同行的“民工”,一口咬定姓周的直接跟他们联系的,“早知道咱们应该先报警,他们先报警,咱们就被动了。”李“老大”大声说着。

民警赶到后,了解完情况警告不得闹事。

遭到多次辱骂、殴打的周姓负责人,此时在工程方掩护下脱身藏起。

李“老大”带着“民工”空手返回六里桥。

1

2

3

上一页

下一页

?

1?? 2?? 3?? 下一页??

?

上一页123下一页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开县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分享到:

奇想世界官方版

西西三国

将军道

快打三国志最新版本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