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鱼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他为什么会被骂为十姓家奴因为流毒太深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12:56:06 阅读: 来源:鱼饵厂家

他为什么会被骂为“十姓家奴”?因为流毒太深

在古代的学者们眼里,叔孙通是绝对的小人。司马光说他哗众取宠,司马光是正人君子,骂起来人比较含蓄。大文学家扬雄可不管那么多,就是直白地说叔孙通是个小人,虽然扬雄自己也不见得有多高尚,但就是到了这样的同类眼里,叔孙通也落不得好,可见真是不咋的。清代大儒洪亮吉更是认为,秦朝的灭亡,赵高的罪还不及叔孙通大。赵高的罪,大家伙都是知道的,要没有这老小子,秦二世也不至于上台后胡作非为,直接葬送秦始皇的万世基业,可在洪大师眼里,叔孙通更可恶,为什么这么说?这老小子究竟做了哪些人神共愤的事?

关于叔孙通是何年何月出生,何年何月去世,已经没人知道了,似乎他就是凭空出现在薛地的一个人物,秦末,他以文学的身份成了个待诏博士(候补)。不管怎么样,他也算进入了圈子。

网络配图

当时已是二世在位,陈胜已反,并已占下不少地方。对于这件事,生长在深宫的胡亥因为摸不准陈胜这小子到底有多大能耐,自然也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他把当时在京城的三十多个博士都给集中起来,探讨探讨方法。食君俸禄的博士们稍加判断,就得出了比较统一的看法,那就是尽快发兵灭了这些反贼。可是叔孙通把皇帝赞得天上有地上无之后,轻飘飘地说,认为这些人根本不足为虑,不过是一伙强盗,地方上摆平就行了,陛下只要继续做那圣明的君王就好了。胡亥一听不错,其他的人都是胡说八道,说什么反贼,简直是夸张之极,只有叔孙通实事求是,忠君爱国,很好。

叔孙通不但得了二十匹布帛,一套衣裳,还变成了真正的博士,换言之,就是又得钱财,又升官。这样一个阿谀奉承之徒,自然是没谁瞧得起。只是无论你瞧不瞧得起,叔孙通都看出来了,跟着这个暴君已经没有前途了,自己要脱干系,只能是这样说。

说真话就得死吗?是的。公元前208年,陈胜的大军已经攻到临潼,左右丞相冯去疾李斯和将军冯劫都劝皇帝暂停阿房宫修建,结果被臭骂一顿,二冯壮烈自杀,李斯不久也被腰斩。公元前207年,刘邦入关,赵高诛杀胡亥。胡亥临死前问身边的一个小宦官,问他为什么不早说实话,这个宦官和叔孙通说的一样,早说了,就活不到现在了。

叔孙通得到了赏赐之后,马上逃回老家薛郡。这会儿薛郡已经是楚军的地盘,叔孙通想都没想,就投诚了项梁。项梁死了,他又跟上了楚怀王(义帝)。怀王被项羽给支到长沙去了,叔孙通留在项羽身边。

谁都知道怀王和项羽是面和心不和,虽然怀王大义在手,但是怀王终究只是个傀儡,跟着个傀儡,和跟着个暴君,危害同样大。趋利避害,人的本能。果然不久,怀王被弄死了,叔孙通再一次发现,自己押对了宝。后来刘项斗法,项羽失败,很自然的,叔孙通又到了刘邦的阵营。

网络配图

刘邦本来就没读过什么书,酸文人在他那里根本不受待见,想当年,刘邦就常把尿撒在人家书生的帽子里。一般人尚且这样,何况是这个臭名昭著的叔孙通呢?叔孙通摸清刘邦的脾气后,决定从上到下都改了,整得和刘邦老乡一样,刘邦见了,很开心,这叔孙通不一般嘛。

如果说叔孙通是为了曲线救国(已),把自己的徒弟们都带向光明,那改就改吧,也不是太大的事。可令追随者意外的是,叔孙通只管自己,不管别人。如果单纯的不帮也就算了,问题是叔孙通进了汉王阵营后,把后辈们的门路堵死了,愣是不让这百多号人往前进一步。这是什么话?想当初,大家都是奔着叔孙通的博士身份,才跟着他一起投靠刘邦,而今,这博士竟然只推荐一些江洋大盗,难道就不讲一点情分吗?

徒弟们闹腾开了,叔孙通就赶紧去压制,说什么你们又不能斩将夺旗,冲锋陷阵,等我打个头阵,有好机会再推荐大家。几句话说下来,徒弟们都乖了。叔孙通说的似乎也没错,但是有风险就会有收益,你光等着以后捡便宜,你当人刘邦是傻子啊?很明显,后来叔孙通当了博士,成了“稷嗣君”,就没这些人什么事了。

为了博得更好前程,叔孙通绞尽脑汗,要侍候好新主子。秦末乱世之前,礼仪法规就乱套了。刘邦小这长出身,身边的功臣们都是知根知底的,粗俗得很,见面不行礼,喝醉又乱说话,大呼小叫的,根本不成体统,刘邦想冷下脸,可又没个章程,整不了。可博士叔孙通玩的就是这个。他把徒弟们都叫来,再集合各地儒生,制定了一套朝仪,怎么跪拜,要拜多久,怎么行礼,怎么站位,都一一制定。以前的大呼小叫肯定是不行了,以前的称兄道弟肯定不行了,得分大小,得分尊卑,得保持安静,皇帝不开口,谁都不许动,刘邦一看演习就乐了,就是我要的范儿!

网络配图

公元前200年,长乐宫落成,礼仪开始。天还没亮,谒者(礼宾官)引导大家进入殿门,东西相对而站,侍卫手拿武器,沿台阶布岗。一声皇帝陛下驾到,眼见着刘邦坐着御辇来了,亲王以下各级官员从高到低,依次行礼,皇帝不发话,一个不许动,不许说话。一一坐定后,按高到低向皇帝祝酒,要恭敬,要文雅,一不合规矩,逐出金殿!大声喧哗没有了,动作粗鲁没有了,刘邦乐极:“真过瘾!”当场升叔孙通为奉常(祭祀部长),黄金500斤!

叔孙通尝到了甜头,以后又搞了一系列礼仪。从此,君尊臣卑,君王高高在上,春秋战国时代的那种君臣促膝谈心没有了,交头接耳没有了。只有皇帝的威严,官员们随着官职,尊严越来越少,闭嘴的机会越来越多,平民百姓则干脆只知道埋头干活,皇帝叫干啥就干啥。虽然,这会儿的跪也还只是屁股坐在小腿上,稍稍挺身就完成了,跟后世双膝着地相比,还有点区别。对上级长辈,是得尊重,但不能无条件的服从。

对于刘邦来说,制定这朝仪的叔孙通,简直是天下不世出的人才,是自己一刻也少不得的得力助手,一定得名垂后世才行。所以,捧皇帝臭脚的人都会把叔孙通当作是最最顶级的人才。但是,无论他在朝廷多么风光,与他同时代的儒生们看他,就是一个十足的小人。他们说:“公(叔孙通)所事者且十主,皆面谀以得亲贵。” 他的富贵就是通过阿谀得来的,完全没有骨气。他们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,尽管他已经位高权重。

或许他有他的苦衷,但是任何借口,都不能拉上广大人民群众,因为从此,皇帝与臣民之间,鸿沟越来越宽,奴性不知不觉中形成,而始作俑者就是叔孙通!流毒深远!叔孙通,是第一罪!

西安胃肠医院

合肥整形美容医院

武汉白癜风医院

相关阅读